客户热线:028-84166276
投资专家

体悟微观调控


  日本的成功其中的经济组织方式有关键性的贡献,这就是日本特有的财团模式,对这个模式本人的同学白益民博士有深入的研究,他的研究成果提供了丰富的信息,给笔者非常大的启发。就他研究的成果以笔者的视角看来,就是日本的商社通过相互之间的内部联系,造成了一个产业小气候,在这个小气候当中协调一致,博弈美元在全球的宏观霸权,取得了一定的定价权,保障了企业的核心价值不断发展提高。
综合商社是日本首创的一种具有独特机能的企业组织形式。在中国,没有严格意义上的综合商社,也没有与综合商社相比拟的企业;在世界,即便是在所有模式上都仿效日本,而且成绩不错的韩国,惟有商社模式至今没有学到手,美国欧洲更没有能把商社模式学得有些样子的企业。商社不同于工厂,靠贸易起家。在上个世纪50年代,“制造业负责生产,综合贸易公司负责贸易”的分工体制,让商社获得了巨大的发展机会。在日本顺利渡过20世纪40年代的二战、70年代的石油危机、90年代的金融风暴、至今仍健康发展的企业不在少数。三井财团就是其中的佼佼者。300多年来,三井不但成功地化解了一次又一次危机,而且几乎一直在日本甚至全球的同业中处于领先地位。我们可以从认识三井财团的层面来认识日本综合商社的组织形式。
综合商社是日本经济中很独特的一种模式。三井物产前社长上岛重二曾对综合商社有过一段精彩的说明:“为什么综合商社只在日本得以发展?因为日本可以说是完全没有资源的国家,这就是最根本的原因。由于没有资源,要发展成现代化工业国家,就必须依赖外国资源,把外国的资源运到日本、把外国的技术拿到日本,以此来发展日本的产业。而不管是购买资源还是技术,都需要外汇,这就必须把日本的产品卖到海外去……综合商社正是起到这样的作用,我们以整个世界为对象进行工作。”至于三井物产到底涉及哪些产业,可以听听一位三井驻中国代表的话:“除了毒品、武器弹药,其他所有的东西,只要有机会我们都可以做。”,这就是全产业链!除了众所周知的汽车生产企业丰田、电器产品生产商东芝、造船厂三井船舶、造纸厂王子制纸、三井矿山、三井生命保险、三井信托银行……甚至连日本主流报纸之一的《日本经济新闻》也属于三井财团——在创立之初,《日本经济新闻》是三井物产的“企业内刊”,时称《中外物价新闻》,为三井旗下的各个公司提供商业情报。
20世纪90年代,三井物产(三井财团的核心企业)一直在世界500强排行榜上位列前10,其中,在1993年曾排名第一。2003年后,由于将一些重要部门进行独立核算,三井物产的排名迅速下降,在“2008财富500强”中,三井物产仅排名140位。但实际上,500强中的其他很多日本公司,比如丰田、东芝、索尼、石川岛播、王子制纸等,都是三井财团的成员企业。 而在中国,四通、宝钢、上广电等著名企业也都与三井财团有着或多或少的联系。综合商社是围绕着“全套完整产业链”而构造的,他们的目的是使整个产业协调统一发展,不让某个行业超常发展,也不让另一些行业掉队。三井物产是三井财团的核心企业,也是全球最大的综合商社。
1949年,三井物产的前身——第一物产在东京证券交易所上市,数十年来一直是日经指数的重要成分股企业。三井物产并不拥有生产设备,也不直接从事生产,它的任务是调动全球的信息、人力、财力等各种资源,为财团旗下的各个企业服务,打通产业链,并帮助财团开创新的业务、进入新的产业。因此,三井物产有“产业组织者”之称。以钢铁行业为例。在澳大利亚、巴西等矿区密集的地方,到处可以看见三井旗下新日铁的标志;商船三井为各国的钢铁企业提供铁矿石的运输服务;而运输所用的大型矿砂船又由三井船舶制造……三井物产协调、贯通了上下游整个产业链,作为一个中介,它“既知道供应方的条件,又知道需求方的需要”,自然在行业内拥有了巨大的话语权此外,商社内部的融资小环境是非常重要的,商社就是在这个微观环境下进行调控,在微观环境下的绝对定价权来影响国内价格,再博弈全球的定价权!企业的发达而不是发达国家资本的奴隶,有价格的自主权非常重要。
日本的商社的成功就是他们在国际上博弈西方定价权的成功,日本的商社模式是在企业内部创造了一个小气候的,商社的成员之间是互相调配资源的,商社变成了一个全产业链的集体,不仅仅是三井物产,像三菱、住友、伊藤忠、丸红这样的日本综合商社几乎都是围绕着“全套完整产业链”而构造的,他们的目的是使整个产业协调统一发展,不让某个行业超常发展,也不让另一些行业掉队。在日本商社企业的融资通过外部的贷款也可以通过内部的供应链的融资,上下游企业之间的流动性是被打通的,这样在某个环节当中出现流动性紧缺的状态,在商社内部可以通过上下游的交易关系给企业注入流动性,这是在商社内部的一个微观调控的做法,在日本商社体制之下,比宏观调控效果要更好。
这些综合商社为日本的产业结构调整做出了巨大的贡献。有些西方经济学家将日本的经济模式称为“会社主义”,意思是说,整个日本就是一个大企业。商社内部的成员结构就是一个社会,商社的管理是社会性和有计划的市场性的,就如三井物产很少做大股东,它一般只在所投资的企业中占5%-10%的股份,甚至更少,但它是领袖,通常会联合旗下相关企业共同投资,而后者的投资往往是前者的好几倍,因此三井物产又被业界称为“投资放大器”。日本的这样的管理模式是非常值得重视的,日本的财团商社不是一个树形的控制模式,而是一个网络化的控制模式,没有一个处于顶层的控股公司,企业之间是网络状的交叉持股的,这样就在企业内部造成了一个既有联系紧密的凝聚力,同时又是一个相对独立的股权民主社会,如果是这样大的一个树形机构,就等同了计划经济,计划经济的问题就是管理成本非线性的膨胀,我们的社会主义计划经济的失败也是管理成本问题导致的失败。而网络控股结构则是内部形成了市场,彼此的持股和成员资格更像一个国籍概念,内部是市场决策的,这样的管理机制有效的降低了管理成本,控制了内部风险,提高了效率,因此这个模式可以克服庞大企业集团的大公司病,让财团做的更大。财团富可敌国了,那么与政府职能的冲突就会发生,到底是政府政策为主还是财团内部的市场机制更重要,则需要平衡。日本的财团模式还与政府有非常好的沟通和互动机制,就如“三井物产战略研究所”和“三菱综合研究所”这类机构正是日本政府重要的智囊团。从而体现政府为产业服务,政府的政策与产业有非常好的配合,这样的政府虽然是财团影响的,但从财团的角度,从财团作为出发点则到世界竞争更有力度,理顺政府与企业的关系也是非常重要的。从其网络化的股份结构看,叫财团不叫控股集团是有原因的,但我们一直对日本的这个不同名称不同的背后实质也没有研究。
在全球美联储美元霸权控制世界金融,控制全球金融定价权的格局下,日本的政治在二战战败国的地位下依附从属于美国,广场协议则在货币上则广场协议给了日本巨大的压力,金融的宏观调控是没有独立主权的。在全球化的世界,西方列强已经在制度、垄断、技术等多个层面占据先机,同时金融定价权给他们充足的流动性,劳动力差距在日本崛起之前也是巨大的,定价权在世界大鳄手里,而且在美国的全球化打破贸易保护的立场下,日本是难以对抗建立自己的贸易保护机制的,再开放的市场下,面对一个个产业巨头,怎么样与之竞争进行产业升级争夺定价权,只有依靠企业内部的抱团取暖,日本的商社和财团,就是这样抱团取暖的产物,紧密结合以后内部就可以微观调控成为小气候,同时我们注意到的就是西方的垄断是横向的垄断,把产业一步步细分成为一个个环节,不同的环节在不同的国家,这些环节连接的纽带就是国际贸易进行整合,一到国际贸易层面则国际金融定价权、美元霸权就成为了主导力量,这就是金融霸权国的如意算盘。面对这样的情况,日本的商社财团进行的是纵向的整合,通过企业的抱团,所有的产业链都在财团内部完成,外部的流动性决定的定价权难以进入到内部,从而保持了整体的竞争优势和一定的定价能力。
日本的全产业链的财团模式,很多国家想要学却学不像,是没有理解日本其中的模式其中的关键点在哪里!这关键点就是日本的财团的股权组织形式是一个网状的结构而非不是树状的结构。,产业的上下游本来就是一个竞争的关系,整合在一起也是会内部竞争的,在管理者你作为控股公司顶层进行调整的时候,就要面临巨大的管理成本,每一个企业的管理者都会以各种影响力来影响最高你决策者的的决策为其争得更多的利益份额,于是这里公司内部的腐败就开始了,即使不是钱,人脉利益关系会比钱更加复杂。而企业互相参股,利益成为共同体,却没有一个中心领导,企业在财团内部的博弈是在相对公平的内部市场模式下进行的,每一个企业都是理性的,理性的投票是关键。就如三井公司,“二木会”(总经理会议,在每月的第二个星期四召开,日语中星期四为“木曜日”)是三井财团的最高领导机构,由财团内26家主要大企业集团共同组织,定期聚会、互通信息、统一决策——东芝和丰田都是二木会的成员。这些会员之间合作型的理性博弈,比有一个财团独裁者的决策更能够做到维持企业间的公平,让各个企业团结有凝聚力,这样的管理模式是日本式财团独有的,它所带来的好处却被关注的不足。
日本财团的体制和他们内部的流动性机制,也是日元走向世界,成为国际性货币的重要支撑,日元的国际地位基本上是在日本财团取得世界的影响力以后得到的。在二战以后的日本,怎样能够让日元成为世界货币、,人们有什么理由使用日元?原来日本的经济影响地区因为日本二战时的行为是仇恨日本、和忌惮日本的,他们为何怎么又使用起日元来的?这里日元的无息和低息贷款是一方面,另外一方面则是他们的财团体制,日本的优惠贷款也是服务于他们的财团进军这些国家的!不是支持他们的财团投资就是采购日本财团需要的资源,资源是偿还贷款的保障并且资源价格与贷款与否是挂钩的。这样的日元贷款与投资整合的配置之下,日本财团投资遍布世界和他们需要的产业链,这些遍布世界的日本财团投资,内部都是以日元进行结算的,这使得日元结算的交易量大幅度上升,而日元国际贸易量结算量当中有大量的结算量就是日本的财团的内部结算。这样的财团内部财务的变化,使得日元采取什么样的动作在财团内部就可以迅速调整,然后把流动性输入到全球!就如日本采取宽松,中国的流动性立即就会有反应,原因就是日本的在华企业太多了,他们可以通过企业间的贸易结算迅速的把流动性注入中国套取汇率利益,这是经常项目在我们的资本外汇管制下是难以限制的,而且通过汇率的不同变化,也可以主导在全球不同地区的企业的利润盈亏,而日本这样的网络控制非控股模式,在国际惯例和国内法上经常是不属于关联交易,这样的利润调整的反避税的,因此对于日本的财团所带来的好处,要从全方位上体会,而这个经验就是日本财团的微观调控,在财团全球化的时代,这个微观也是相对的,它成为在产业层面的宏观调控了。
日本总说失去的十年、失去的二十年云云,但我们要注意到的就是在这个过程当中日元基本维持与美元汇率的大致稳定,日本经济不佳、利率奇低却可以维持汇率不变,背后也是定价权带来的利益,这个定价权就是日本商社体制带来的。,日本商社在日元升值期一直是快速扩张的,扩张的结果就是日本的产业遍布全球,日本的海外GDP是国内的150%以上,日本在国际金融和国际资本领域的定价权一步步扩大。日本的低利率政策和商社的集体协同的体制,为日本产业海外扩张带来的巨大的竞争力,在广场协议后的20多年里面,日本迅速资本输出扩张,成为了海外投资最成功的国家,建立了以商社为主导的全球定价体系,这个体系才是日本维持印钞和低利率还能汇率稳定不通胀的原因。我们可以从数据看到1983年到2007年,日本海外企业的销售收入由零增长到20903亿美元;海外总资产由2720亿美元增加到54025亿美元,增长近20倍;海外纯资产由373亿美元增加到22143亿美元,增长近60倍;外汇储备由244亿美元增加到9733亿美元,增长近40倍。其海外经济的规模相当于国内经济的1.58倍。2002年日本的海外净纯资产达到16227亿美元时,就已相当于法德意对外纯债权总额的6倍;2004年日本海外纯资产达到18270亿美元时,已占到全球海外纯资产的90%以上。而美国2004年的海外纯资产是负38500亿美元,仅此一项就比日本少了56500多亿美元。单看GDP美国每年都超出日本一倍多,算起GNP,美国还不如日本(据商务部研究院日本问题专家唐淳风:比GNP,日本是世界第一)。日本是私有制社会,它的海外资产基本是日本的商社和财团控制着的,他们控制的这些资产建立了他们自己的价格体系,可以把日本宽松出来的流动性远远不断的输入给全世界,保障日本在低利率的同时汇率稳定不通胀,但流动性被输入的地区,日本印钞买走财富的地区,怎么能够不通胀呢!这就是日本以已商社内部微观调控这类看似微观的财经手段,达到了影响日本乃至世界宏观经济的效果。
所以对日本的成功,我们需要更好地的认识其商社的力量,对外说日本的金融战败和失去的二十年,但我们看到的就是日本财团依然成功,他们已经走出了日本进行全球化了,日本财团的产业更多的是分布全球的,在日本国内博弈美国金融的局部可以吃亏,但日元的升值让日元优惠贷款成为了高利贷也挤兑了很多国家,中国、俄罗斯、东南亚等在日元升值的过程中资源的价格都是吃亏的,这就是日本全产业链条带来的力量。,我们应当学习日本财团,学习日本财团在微观全产业链上的智慧,从中体会从微观到宏观的定价权博弈。
添加收藏:2020-03-05  点击:207  <<< 回上页

首 页 | 公司简介 | 公司业务 | 企业文化 | 公司环境 | 新闻中心 | 联系我们 |

版权所有©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四川荣泰凯源企业管理有限公司    网站管理